江映瑤/聯合報副刊

鎮日她追隨著、追隨著,追隨那純白高大、永遠昂立的白天鵝,仰慕他悲喜無痕的泰然自若,也佩服他總能結交一批又一批的人類朋友。他對她必然是有情意的,她想,否則怎會默許她的追隨呢?他的人類朋友見她跟在他身邊,總會友善地笑看著她,彷彿豔羨他倆的出雙入對;雖然他從不許下承諾,甚至連開口示愛都不曾,但她明白那就是他的方式,既然追隨了他,就得懂得。不過她的姐妹淘們頗有微詞,都勸她不能愛得如此逆來順受,還搬出一堆愛情不能單方面配合的理論,說什麼兩人要像在跳探戈,有人前進就得有人讓步後退,彼此必須協調出相襯的走位才行等等;至少也要他給個交代,才不會愛得不明不白!但是她們哪裡懂得呢?她們又沒遇見過像他這麼好的大白天鵝。她不管,只要能天天陪在他身邊,她又怕什麼呢?全天下誰會看不出來他倆是佳偶一對?「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!」她給了姐妹淘這一個答案。 

日子就這麼過了下去,他始終都沒變,但她卻有點累了。情人不變是好事,可是進展呢?難道真就一輩子如此默默跟隨?「這不就是妳要的!莫非妳變心了嗎?」遊客們仍笑看著她,卻似乎少了些友善,甚至有些遺憾地看她漸行漸遠,彷彿失落了許多樂趣。而他呢?仍然昂揚地悠游前進,好像這一切與他無關。她著實有些氣惱了!是的,當初是她甘願如此追隨,所以不能怪他,但都過這麼久了,為何還無法打動他的真心?愛的付出並不求什麼回報,但是他的無所謂,卻讓她深刻體認到自己的微不足道。 

於是她終於疲憊地放慢了腳步,目送他那高大昂立的潔白身影相形渺遠。她獨自憂傷了好一陣子,然後接受了身邊一隻同等身材白天鵝的追求。當他倆如影隨形出雙入對地悠游在湖上,大白天鵝的人類朋友竟然認出她來,全都笑指著他們說:「看哪!那隻錯戀天鵝船而緊緊跟隨的黑天鵝,終於找到真實的天鵝之愛了!」這件事還登上了人類的媒體,被當作喝咖啡時的笑話來講。 

【2008/01/22 聯合報】

原文網址: http://udn.com/NEWS/READING/X5/4190146.shtml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yoo 的頭像
myoo

艾芙瑞喵&詹姆斯兔的小屋

my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