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聯合報╱陳幸蕙】
2009.10.30 03:30 am

那確實是我所喝過最貴的咖啡。但也是有生以來最有意義的一杯咖啡……這個午後,我扎扎實實上了一堂消費倫理的課程……

華人世界第一個公平咖啡之家

那是我所喝過最貴的咖啡。

一杯五百元。

但也是有生以來所喝最快樂的一杯咖啡。

公平貿易咖啡。付出紙鈔的同時,我彷彿看見,衣索匹亞金黃烈日下,一位黝黑純樸老農的微笑。

……

是仲夏午後,我穿越半個台北盆地,來到這隱於平常巷弄中的風格小店,華人世界第一個公平咖啡之家。

高拔亮麗的蟬嘶,與直逼攝氏三十八度的暑熱高溫,都被阻隔於霧色玻璃門外。坐定後放下背包,環顧四周,明朗清寂的空間裡,一位女性顧客正興味盎然翻閱雜誌,另一戴耳機年輕男孩,則正專注地使用他的蘋果電腦。

我一邊傾聽咖啡豆在研磨機內雀躍撞擊,如一支開心即興的搖滾,一邊打量櫃台上那一排來自南投阿里山鄒族的「山豬糖」時,所點摩卡咖啡送來了。

細緻均勻的奶泡上,一朵雪白奶油如鮮花飄浮。我輕啜一口,肉桂濃馥的辛香,擁抱咖啡之苦甜,且以絲絨般流麗滑順的口感,立即滿足了舌尖的探險、挑剔的味蕾,在這雲淡風輕、恬然獨處的下午,忽令人感到一種簡單的人生幸福。

這來自第三世界芳醇的黑色飲品──我凝視牆上那醒目的「公平貿易」標籤,開始思索──是出自一雙如何粗糙多皺的手?而這雙手,又是經由怎樣播種、耕耘、照顧、把紅櫻桃似咖啡豆摘下來、水洗、揀選、曬乾、裝袋、交給收購商?而在並無公平貿易的年代,那些如苦力般弱勢的咖啡農,又是如何毫無招架之力地,在跨國集團嫻熟運作的議價過程中含淚賤賣,然後,這凝聚了無數辛酸的所謂「血汗咖啡」,才終於抵達我們細緻光滑漂亮的骨瓷杯裡,點綴了無數寧靜美好的午後時光,讓我們得以享受這舒適優雅的閒情?

第三世界咖啡農成飽受剝削的「血汗工廠」

 

在印尼蘇門答臘,和「咖啡的故鄉」衣索匹亞,據說,傳統咖啡農一日所得,買不起一杯星巴克卡布奇諾,或雀巢即溶咖啡。不,這些年收入遠低於聯合國所訂「貧窮線」基準的農民,不但喝不起他們親手種植的咖啡,所居之地連清潔用水和衛生設施都很缺乏,更無力供子女上學接受教育。

當咖啡已成為一種全球化商品、交易量僅次於石油,且全世界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雅痞、非雅痞在享受這風格、休閒飲品時,令人驚訝的是,第三世界邊緣國咖啡農,辛苦工作之回報卻往往低於咖啡售價的1%。那也就是說──當一杯雀巢咖啡或星巴克拿鐵以台幣一百二十元賣出時,這杯咖啡的生產者所得卻可能不到一塊錢!絕大部分利潤,不幸,也不公平地,都落入中間商和跨國集團巨大深邃的荷包裡了。

十年前,當咖啡豆價格暴跌,咖啡農收入驟減,靠咖啡出口的發展中國家甚至陷入經濟危機時,咖啡飲品售價卻並未下調,消費者也未享較便宜的咖啡,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

因此,若操控市場的跨國集團可以流行辭彙「肥貓」稱之,那麼,無能議價、處於市場資訊不對稱劣勢中的窮咖啡農,便只能說是瘦鼠了。由於咖啡豆無法久存,即使肥貓收購價低於成本,但為支付債務與生活開銷,瘦鼠除忍痛拋售俗稱「黑金」(black gold)的咖啡外,也別無其他選擇。於是在整個咖啡貿易鏈裡,赤腳赤貧的第三世界咖啡農,遂成飽受剝削的「血汗工廠」(sweatshop)。

公平貿易制度催生「公平咖啡」

 

為此,存悲憫之念的有心人,乃發展出公平貿易制度,繞過跨國企業,直接到產地進行第一線交易,希望在最少中間者介入情況下,讓咖啡農得到公平合理的報酬。從上世紀後半期迄今,這另類制度,建立了產品認證體系,設計出國際公平貿易標章,且收購對象還從咖啡,擴大到可可、茶葉、稻米、香料、蜂蜜、堅果、棉花等農作物。

有趣的是,融合抽象感與童稚氣息的公平貿易標章,竟是一個像兩隻眼睛、又宛如變形太極的可愛圖案。這令人過目難忘的鮮明標章,只授予公平貿易組織所認可的符合環保、勞動人權(例如不雇用童工)和「第三世界發展利益」的商品,所得利潤則回饋農民,用來從事當地衛生、教育、醫療等公共建設,並指導農民耕植技術和環保知識,希望讓永續發展成為可能。

雖也曾有經濟學家對公平咖啡提出不同意見,但我所找到的幾份資料,例如英國薩塞克斯大學和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的報告,以及由統計學家所主導的分析研究,卻都以正面態度肯定──公平貿易降低了兒童死亡率、改善了農民收入和生活品質,同時也因為得到指導之故,公平咖啡生產者比起傳統咖啡農──

除更能改善咖啡品質外,他們的子女比起傳統咖啡農子女,也更能得到良好的教育機會。

然而,真正令我觸動的,卻還是一段樸素的感性心聲,一位衣索匹亞社運工作者所做非學術性評論──

公平貿易使衣索匹亞咖啡農獲得應有的報酬,不公平的貧窮陷阱正被修正與改善,我在過去幾年看到了希望的光芒!……

對抗全球暖化

於是,酷熱的夏日午後,這便是我特別穿越大半個台北,到這公平咖啡之家來的緣故了。

我希望透過前來品嘗一杯咖啡的舉動,表達對公平貿易的支持,呼應濟弱扶傾的理念,向理想主義者致意。更何況這還是華人世界第一個公平咖啡之家──我為我們島上同胞有這樣放眼天下的關懷,感到驕傲。

其實,我並不喝咖啡。

但在這蟬嘶激情的夏日,以一杯苦甜咖啡,來參與改變這個世界的不公平,並落實我對某些價值和精神的追求,是快樂的一件事!

當店員告訴我,他們每賣出一包咖啡豆,便挪出十元來對抗全球暖化,且店內每杯咖啡都由客人自訂價格、自由付費時,我從錢包掏出那嶄新五百元現鈔,放在櫃台上。

「不用找錢。」

我說,然後推開霧色玻璃門離去。

那確實是我所喝過最貴的咖啡。

但也是有生以來最有意義的一杯咖啡,以及,所繳交最便宜的學費!

因為就在這不起眼的小小咖啡學堂裡,這個午後,我扎扎實實上了一堂消費倫理的課程。

那生動的課程提醒我,做為消費者,或許,我們不應只局限在價格、品質、「俗擱大碗」或「是否賺到了」之類的思維上打轉。可以思考、關切的事情還有很多──土地和生產者的處境,不就是更有意義的課題嗎?

我彷彿真的看見,衣索匹亞老農在陽光下的微笑了──因為一杯真誠付費的公平咖啡!

雖然,一杯咖啡微不足道,但「蝴蝶效應理論」不是這麼說的嗎?──

一隻蝴蝶在巴西搧動翅膀,會造成佛羅里達州的一場颶風!

而那個下午我所以如此快樂,或許,便因我是那輕輕搧翅的蝴蝶之故吧!

創作者介紹

艾芙瑞喵&詹姆斯兔的小屋

my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