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d.JPG 

各位親朋好友們~在此向大家報告一個說新不新說舊不舊的事情

就是.....我跟阿邦終於終於決定要結婚囉!!! 

゚・。。ヾ(●´) (`) 。・

不過有鑑於此事之前是靠著口耳相傳.人云亦云的宣傳方式

許多資訊也許不是那麼的完整(其實是最近才確定下來 (@ ̄Д ̄@;) )

所以特此公開發表我們訂結婚的地點&時間供大家參考喔~

 

台北場:

時間: 2009/11/22() 中午12:00開席

地點: 華漾大飯店中崙店 華漾廳GF 

地址: 台北市市民大道三段2091(附停車場)

      (微風廣場對面的大潤發樓上)

<早上10點另有文定儀式.觀迎觀禮>

 

 

彰化場:

時間: 2010/1/3() 中午12:00開席 

地點: 桂都國際美食館彰化店 

地點: 彰化縣彰化市中興路187-1

 

 

附上我們的婚紗照跟側拍:

婚紗照: http://ppt.cc/W8~u

側拍: http://ppt.cc/4pCr

 

如果有任何結婚相關或不相關的問題想問我

這幾天只要是上班時間(?)我都會待在MSN上接受大家的Call In

當然..我也會看人便炸...不是...是不定時Call Out來確認大家的寄帖地址&出席狀況

除了什麼時候生小孩&可不可以不來這兩個問題不接受也不回答以外

基本上什麼問題都可以問喔~v(∇≦)v

當然Email信箱也是24小時開放收信(Hotmail那個)

不管你是想帶爸爸/媽媽/兒子/女兒/愛人/朋友或是未來的老公/老婆/大舅子/小姨子

通通都接受報名~~~Σd(ω´)ок!!

 

my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圖/林崇漢

1

正午之前,饒風鋪巡檢司那裡來了個弓兵,說是河岸邊擱了具無名屍,要我去收。我推著板車跟他下了石泉縣,拖了那具又沉又臭的浮屍,回到鬼崗子時,天已經快暗了。

而那女人就守候在我屋前。

「『鬼差』李四?」那女人的口音一聽就知道不是本地人。

「我是李四。」我把裝著浮屍的板車擱在一旁,解下斗笠搧了幾下風,上下打量著眼前的不速之客。

這女人一身服喪的縞素打扮,臉上脂粉未施,容貌稱得上姣好,只是靠額頭的地方突兀地生了一撮白髮,底下隱約可見一片暗紅色的疤痕。

我不認得這女人,不過她顯然知道我是誰。

會上鬼崗子來找我的,大多是找我去收屍的。鬼崗子是亂葬崗,自從看墳的老劉死了之後,我就接下了這份收屍的活計。只是會來找我去收屍的人,通常只知道「李四」,卻不認得「鬼差」。

叫得出「鬼差李四」這名號的,只有另外兩種人:來殺我的,或是來找我殺人的。我不確定她是哪一種。

女人向我遞出了一本封著白皮的帖子,道:「請你殺了此人。」

我沒有伸手去接,「妳可知道我的規矩?」

她嘴角淡淡上揚,「一命抵一命,對吧?」

「妳不怕死嗎?」

「只要能殺了此人,我死而無憾。」

她的聲音聽起來不止平靜,甚至還有些陰沉的愉悅。看著她手中精緻的白帖,以及堅定得近乎冰冷的眼神,我忍不住嘆了口氣。

「不急。」我用斗笠指了指身旁的板車,「天快黑了,我收了人家一吊錢,得先把這傢伙給埋了。」

「我等。」她同意。

my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【聯合報╱任祥】
2009.11.09 01:36 am
 

圖/阿尼默

我對秋天的黃金色印象,是從小時候吃蟹宴開始的。四十多年前,產於大陸的大閘蟹還不能合法進口,但愛吃蟹的上海人總有辦法託人從香港走私進來,或從特殊管道買到海關查扣的拍賣品;每年秋風送爽之後,我常跟著父母親到親友家吃蟹宴,我家也會收到兩三次親友饋贈的大閘蟹。

我家的大閘蟹,還有一種戲劇性的來源。我母親與阿姨有幾個當電影明星的乾兒子、乾女兒。當年的海關很嚴格,但對電影明星好像有某種禮遇,不需要被檢查。入秋時節,他們去香港或從香港來,也會偷偷帶幾隻大閘蟹來孝敬乾媽。我記得最深刻的是一位乾哥哥帶著他的朋友風塵僕僕趕到我們家,進門鞋一脫就用那演古裝戲的聲調說:「娘呀,孩兒回來看您啦﹗」然後眼神溜溜的轉,兩人小心翼翼的從他們的大外套口袋裡邊掏邊喊:一,二,三,四,五﹗哇,五隻還會動的大閘蟹﹗然後又用那古裝戲的聲調說:「娘,這是我孝敬您的!」

我母親是又高興又捨不得,「你看看,你看看,要是被查到了可怎麼辦?你這個孩子呀,頑皮!我們怎麼捨得你這樣呀?以後千萬不可以呀!」——話雖這麼說,偷渡蟹的戲碼依然年年上演!大閘蟹價錢高昂,得來又如此不易,加上牠那珍貴的膏是「黃」的,難怪從小給我「黃金」一般的印象。

my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【聯合報╱陳幸蕙】
2009.10.30 03:30 am

那確實是我所喝過最貴的咖啡。但也是有生以來最有意義的一杯咖啡……這個午後,我扎扎實實上了一堂消費倫理的課程……

華人世界第一個公平咖啡之家

那是我所喝過最貴的咖啡。

一杯五百元。

但也是有生以來所喝最快樂的一杯咖啡。

公平貿易咖啡。付出紙鈔的同時,我彷彿看見,衣索匹亞金黃烈日下,一位黝黑純樸老農的微笑。

……

my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【聯合報╱◎胡晴舫】

他突然對生活生了厭。想要殺人,對象是誰都可以。

他租了一輛小貨車,從郊區城鎮一路開進市中心。老是塞車的公路難得通暢,他開車開得順手,心情愉悅,因此吹起口哨來。在他決定放棄生命的最後一天,生命總算對他展現一點仁慈,教他嘗到好運的滋味。當他的車子開進熱鬧滾滾的商業區時,比計畫中提早了十五分鐘到達。商業區一如往常地人聲沸騰,腳步紛沓,各式擴音器叫賣著大折扣,店家永無止盡地播放著難聽的流行樂,不知是為了吸引還是驅趕客人。他猶疑了一會兒,不曉得該按照原來時間表走,還是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提前行動。 

my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